黃毅斌 - 改變我們的花卉街

 

改變我們的花卉街

在台南七甲花卉街,看到穿著皮鞋、西裝褲在澆花的,那就是花農們的班長黃毅斌沒錯了。

花卉產銷區班長黃毅斌:「平常在裡面要照顧盆栽,那我們到工地,有時候就要幫忙造景,所以鞋子都還滿髒的,但是有時候客戶還要馬上找我們進去開會,所以還是要服裝上面,可能還是要襯衫。」

和其他花農不太一樣,黃毅斌種的花大多用來造景,10多年前,花卉區成立產銷班,最年輕的他被大家選為班長。黃毅斌:「客戶就說他們的小孩是在成大唸書,我就說,蹲在這邊種花也是成大畢業的。」

種花也沒埋沒了高學歷,花農們找黃毅斌當班長,就是有重責大任要交給他。黃毅斌:「大概10幾年前,我們發現,我們買賣花卉市場開始萎縮,而且開始激烈競爭,那當時我們已經演變到每一家的銷售產品都很接近,都以盆花為主,那當時就會產生可能買賣、在金錢上、在定價上有一些摩擦。」

七甲花卉班共有10多位成員,20家花店都聚集在這條5、6百公尺長的產業道路上,早期是批發適合南部天氣栽種的觀葉植物,但規模又比不上埔里、田尾的花卉區,開始走向零售市場,成立產銷班共同經營,就是花農們危機意識下的產物。

黃毅斌:「因為我們每一個花農都在鄰居嘛,都在隔壁而已,或者是對面而已,那我們的產品都很類似,所以顧客都會說啊,你這邊賣100元,可能我對面買90元而已,那可能老闆一聽耳根比較軟,他就說那我就賣你85,所以可能為了那5元、10元,真的是削價削得血流成河啊,每天都心情不愉快啊。」

黃毅斌當上班長的第一件事,本來是想協調大家統一售價,別再削價競爭。黃毅斌:「那每個花農又有不同的品質,有的人品質特別好啊,他也不可能一起降價,有的人是因為他是藏貨,他可能東西賣不掉了,那個花也謝一半了,他可能需要更低的價位才可以賣得出去。」

但統一售價有違公平交易,也無法解決削價賠售的問題,更沒辦法把消費人潮吸引進花卉區,黃毅斌決定招集大夥熱鬧辦一場邀請鄉親來賞花的活動。黃毅斌:「我們當時不懂得行銷,我們只覺得我們的花很漂亮,那我們的花很漂亮,要讓遊客進來、要讓花更漂亮,所以我們就把那個漂亮的盆子擺很多花,把它組合在一起叫組合盆栽,那每個人都用盡、絞盡腦汁喔,去做創意,那做創意以後,我們就去跟里辦公室借桌子,然後就把它擺飾,做一個靜態展示,那這種靜態展示對我們來講很用心啦,對一般遊客來講他不會注重啦。」

可惜,第一次辦花展並沒有帶來遊客,第2年經費有限下,黃毅斌得換個策略。黃毅斌:「第2年我就跟鄰居的稻田,我們就跟他接洽,是不是把那個割下來的稻子,割下來的那些稻穗賣給我們,那當時我們就辦了一個所謂歸仁鄉稻草人製作比賽。」

這一次,吸引來不少一家老小在田邊紮起稻草人,終於也讓外界注意到花卉區。黃毅斌:「一做完之後,被縣長看到了,發現說我們台南居然有一個地方,大概將近10公頃,有這麼多種花的花農集中在一條七甲五街上面,所以,再來隔年喔,縣長就幫我們舉辦了一個台南縣的花卉展,那花卉展之後造成轟動,當時擁入上萬人。」

人潮來了,黃毅斌正好用這個機會勸班員們用另一個角度思考,削價競爭的問題,是源於商品同質性太高。黃毅斌:「那在這自然演化的過程中,發現只要賣不同的商品的廠家,可能顧客會多一點,還有,如果你的門市有特別整理,或者是你的商品多樣化,也會更吸引顧客。」

黃毅斌知道,當年他的年輕,對於說服年長班員並非優勢,最好的方法,就是讓大夥自動跟著市場走。黃毅斌:「就像我們這裡,就還是恢復傳統,他還是堅持種觀葉植物,那也有人呢,因為他喜歡養魚,那很多很多人種園藝的話,庭園裡面需要有一些水池,假山水池,那他可能就,有些業者他就開始養錦鯉魚、賣錦鯉魚、賣觀賞魚,也有人呢,專注在於花盆、花器,有人就專門賣花盆。」

花卉街的商品漸漸產生市場區隔,家家戶戶有不同特色,各自發展藍海中,不過還是有些事情需要黃毅斌柔性勸導,分析得失。黃毅斌:「(班員)他說,班長你有沒有看到,對面的他的盆栽都擺到馬路上了,擺到黃線了,你能不能叫他退後一點,我就說,那你自己看你自己啊,你也擺到黃線啦,是不是我們大家都各自退一步。」

這次商量,喬出了一個更好的結果,大家各自都把商品往後退,擁擠的小馬路變寬了,進貨、卸貨的卡車不用再擔心掉到水溝裡,開車來的遊客也更有意願到此一遊。

要讓遊客停下腳步,黃毅斌家對面的花圃裡醒目的大風車,確實很有吸客效果,老闆娘吳大姊是最早在這條街上開店的,也率先響應黃毅斌的提議,除了賣花,還加入大量的園藝裝飾品,發展獨有特色,不過黃毅斌又發現了一個問題。黃毅斌:「那個盆栽放在車上,可能沒有辦法2天、3天,它可能會壞掉,或者是說,我們有外國旅客或者是陸客,他們來參觀的時候發現帶不走,因為他要檢疫,所以我想說,那你們來到我們這個地方這麼好,拍了照片,那沒有一個伴手禮也不行啊,所以我們才研究是不是可以把它做成麵啦、或者是餅乾啦、或者是做成其他的產品,然後讓遊客可以帶走。」

伴手禮當然是就地取材,從花來發想最好,吳大姊家種的香草植物薄荷、薰衣草,黃毅斌試過泡成花草茶、請人做餅乾,都覺得不夠有特色。

後來黃毅斌帶著花瓣,去了5分鐘車程的隔壁鄉關廟,找了乍聽之下和花不太有直接關連的一家工廠。黃毅斌:「我們在地有什麼產業?可以跟我們一起共同來開發市場,所以我就想到最近的關廟,就歸仁的隔壁,那關廟就盛產關廟麵,關廟麵又可以保存,又可以攜帶。」

把花加進關廟麵,有獨特在地性,黃毅斌把幾種常用花來入菜,或泡茶的香草植物送到麵廠研發,味道都不如理想,後來,試出玫瑰香味較足,帶有淺淺甜味,黃毅斌還希望能在有嚼勁的寬版刀削麵上吃得到,看得到玫瑰花瓣,但做出來的麵條讓黃毅斌失望了。

玫瑰花瓣經過攪麵機混合,延壓成長條狀,裁切後再經過人工鋪排成像花的形狀,最後是天然日曬,整個過程如果不靠色素等化學添加,還要小心玫瑰花瓣破壞麵的筋度和口感。黃毅斌:「用花粉的話顏色出不來,我們也中間曾經用紫色的紫薯,天然的紫薯,結果我們天然紫薯加到玫瑰麵裡面以後,發現它的味道不見了,它變淡了,所以過程中有很多的研發都不甚理想,那我們又不喜歡把那個色素加進去,所以我們最後還是堅持用花瓣就好。」

在天然健康和玫瑰艷紅中,2人選了前者,只是黃班長還有點小遺憾。黃毅斌:「其實最初的構想,要用我們台灣在地花農的花瓣,我們也會往這個方向,那在玫瑰麵的研發過程當中,我們也找到很多的花農,但是一般的玫瑰花是作為切花或者是觀賞花卉來用,所以它都會在農藥上可能沒有那麼注意,那我們為了大家的健康,所以我們最後還是選擇以進口的檢驗過的玫瑰花瓣。」TVBS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opu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